006主婚人(1 / 2)


大将军府邸的正厅之中。

杜克卡奥坐在正位上,旁边客位上坐着洛叶。

除了他们两人以外,就只剩下了泰隆站在杜克卡奥身后,充当着唯一的局外人和旁听者。

至于什么仆人之流,则是一个都没有。

而卡西奥佩娜,因为之前的话题,虽然在反对了杜克卡奥的意见后,也得到了她父亲的容许,但是终究是有了些莫名的尴尬。

所以她在洛叶表示了要商量正事的时候,就很迅速的离开了。

不过在洛叶看来,卡西奥佩娜身上,不知怎的,隐隐约约,有一点“害羞”的感觉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杜克卡奥那明白无误的善意所致的。

洛叶没有在意这些。

他来到杜克卡奥的府邸之中,也从来不是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来的,之前想要帮助卡西奥佩娅的说法,也只是凑巧碰上,顺嘴一说而已。

如果后者同意,那么洛叶会直接使用本源之力创造一副完美无缺的身体,将其作为卡西奥佩娅的本体使用。

至于如何使用,办法也很简单,只需要将卡西奥佩娅的灵魂从之前的诅咒之躯中抽取出来,然后放置到洛叶创造的本源躯体里面,就可以了。

简单粗暴易懂。

只不过很难复制,因为旁人根本没有本源之力这样高端的万金油力量。

然而,本源之力虽然高端大气,直指本源,但是仍然是有缺陷的存在。

因为本源之力创造的终究只是寻常意义上的“人类身躯”,所以,想要保留诅咒之躯的力量和天赋,那是想都不要想。

毕竟,洛叶所做的,归根究底,只是给灵魂更换了一下“容身的器皿”而已。

洛叶身为暗影岛之主,虽然在咒法一系上成就不大,也没有更进一步深造,因为他天生对于法师职业就不怎么感冒,与之相比更加喜欢的,还是拳拳到肉的近身战斗。

但是摆弄灵魂和施放法术不是一回事,这可是他身为暗影岛之主的拿手好戏,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。

不过……最后既然卡西奥佩娅不需要帮助,那么洛叶自然不会咸吃萝卜淡操心,没事找事。

找上杜克卡奥,直奔正题就是了。

“十分感谢洛叶冕下对卡西奥佩娜的帮助,难为冕下您费心了。”

杜克卡奥轻声客套起啦。

洛叶笑着回了一句:“只是嘴上提了一句而已,并没有实际做什么,大将军阁下就不要谢我什么了,我可是感到很羞愧呢。”

顿了顿,他又将之前的建议拿出来重说了一遍:“我现在暂时没有治愈卡西奥佩娜诅咒之躯的同时,还能保留下她现有的力量和天赋的办法。

这种诅咒,是我不擅长的领域,我暂时无能为力。不过大将军阁下放心,我虽然不擅长摆弄这个,但是我认识不少朋友,他们之中,应该有人拥有解决的办法。

只要我查听到,我会从中做个周转,保证在卡西奥佩娅小姐安全的情况下,为她治愈的。”

杜克卡奥脸色微微有些动容。

“您太客气了。”他沉声说道。

洛叶笑了笑,倒是不以为意:“大将军阁下为了诺克萨斯付出了这么多,你的女儿,卡西奥佩娅小姐想必也是继承了你的意志,那么,我的一点小小帮助,也是应该的。

当然,我也不隐瞒大将军,如果是以前的诺克萨斯,那么发生任何事情都和我无关。

但是现在,既然坐上诺克萨斯那个皇位的,是安妮,那么一切就都另当辩论了。

我不在瓦洛兰大陆的这段时间,我可是十分感谢大将军阁下,对安妮的帮助呢。”虽然你之后就被抢班夺权,然后基本上就变成了一个闲职,算是闲置在家了……

当然,后一句话肯定是深深藏在心里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的。

杜克卡奥眉宇之间微微拧结,显然是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回忆。

不过他终究是能伸能屈识大体的存在,微微低下头,没有任何情绪流露,反而向洛叶道起谢来:“洛叶冕下实在是太客气了,这些,都是我应该做的。恰恰相反,如果真的找到了能够完美治愈卡西奥佩娅身上诅咒的办法,那么在下才应该对冕下感激不尽!

麻烦您了,也麻烦您的那些朋友了!”

他不知道洛叶的朋友是那些,他也不需要知道,但是他只要知道洛叶的实力,那么对于洛叶那些没有见过的“朋友”,多多少少心里是有些猜测的。

再加上洛叶这段时间以来,一直都是蹲在异界,那么想必洛叶要寻找的帮手,十有八九也是这个范畴之中。

跨越世界为卡西奥佩娅寻找治愈的办法……

这是以前杜克卡奥所想象不到的,也是有些不敢想的。

因为对大多数瓦洛兰大陆的生灵而言,瓦洛兰大陆之外,就是虚空了……

凑巧的是,眼前这位一脸和气笑容的冕下,现在手底下也掌管着虚空……

这是洛叶之前走进正厅的时候,顺嘴说出来的。

口气很随意,就仿佛只是信口胡说一般:

“我去了虚空一趟,顺手将虚空变成我的领地后,就回到了瓦洛兰大陆,第一时间我就来到了诺克萨斯,因为这里,我有一件必须要完成的事情。”

这是洛叶之前对杜克卡奥所说的话语。

杜克卡奥不是很清楚洛叶说这件事的目的。

按照他的想法:

如果洛叶有一统瓦洛兰大陆的想法,那么他不应该将虚空的存在说出来才对。

虚空将是他的底牌所在,一直隐瞒下去,才能获得最大的收益。

掌控了暗影岛,身为亡者主宰的洛叶,在掌握了虚空生灵的力量后,不敢说可以将瓦洛兰大陆给一并纳入麾下,但是多多少少,是有些可能的。

但是既然洛叶说出了这件事,那么显而易见,不可能是上面的猜测了。

那么,又会是什么?

在杜克卡奥心中疑惑的时候,洛叶再次开口了。

“正如同大将军阁下所知道的,我来到诺克萨斯是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我左思右想,好像也只有大将军阁下,有这个资历和威望,可以帮上我,所以我就厚着脸皮上门了,希望大将军阁下,一会可不要拒绝。”

洛叶湛湛笑着,有些皮。

这话说的,反而令杜克卡奥更加迷糊起来。